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人大工作>调查研究

加强我市精神卫生工作的对策研究

作者: 来源:教科文卫工委 日期:2015-12-15

  精神卫生与人民群众的健康福祉息息相关,也与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相连。为认真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和《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规划(2015—2020年)》,切实加强我市精神卫生工作,推动我市精神卫生事业健康发展,根据市人大常委会2015年工作安排,市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委组织对我市精神卫生工作进行了专题调研。

  调研期间,调研组专题听取了市卫计委、市综治办、市财政局、市人社局、市公安局、市民政局、市残联、市妇联等部分杭州市精神卫生领导小组成员单位的工作情况汇报,实地走访调研了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上城区精神卫生中心、萧山区第五人民医院、富阳区第三人民医院、建德市第四人民医院、潮鸣街道康复会所及多家“仁爱家园”工疗站,并多次会同各级精卫办工作人员入户访视精神障碍患者家庭,了解有关情况,还赴外地进行了学习考察。现将调研情况汇报如下:

  一、基本情况

  杭州市的精神卫生工作起步于1978年。目前已逐步建立起了以市本级和区(县、市)精神卫生专科医院为主体,以街道(乡镇)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辅助的市、区(县、市)、街道(乡镇)三级精神卫生工作组织体系以及包括社区(村)在内的精神卫生四级业务网络,形成了以专业技术人员为骨干,社区干部、治安民警、病人家属及邻居为依托的社会化工作体系。

  1、患者情况:截止2015年上半年,全市纳入管理的各类精神障碍患者35909人,其中精神分裂症、分裂情感性精神病、偏执性精神病、心境障碍、精神发育迟滞伴精神障碍、癫痫所致精神障碍这六大类重性精神障碍患者30810人,检出率4.3‰。2015年上半年无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肇事肇祸发生。

  2、精神障碍专业机构建设情况。目前,杭州市的精神卫生资源主要有:市本级为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和杭州市公安安康医院,区、县(市)四家分布在富阳区、建德市、临安市、桐庐县,累计有床位1506张。上城区建有我市首家区级精神卫生服务中心,有精神科床位76张。淳安县和余杭区先后引入民资,建有民营精神康复机构各1家。在康复服务方面,截止到2014年12月份,我市正常运作的工疗站101家,其中进行了等级评审的已达72家,康复工疗员达2195人。

  3、市和区、县(市)两级专科医院精神科执业(助理)医师配备情况。截至2015年6月,市和区、县(市)两级专科医院共配备精神科执法(助理)医师179名,精神科护士377名。具体配备情况见下表。

  医  院

  精神科执业(助理)医师

  精神科护士

  市级医院(杭七院)

  118

  252

  富阳区第三人民院

  21

  47

  建德市第四人民医院

  23

  42

  临安市精神病防治站

  14

  27

  桐庐县第三人民医院

  3

  9

  合   计

  179

  377

  4、精防网络建设情况。全市三级管理网络基本健全,截至2015 年6月底,区、县(市)及街道(乡镇)两级共有精防人员283人。本市辖区范围内精神卫生服务机构17个,其中精神专科医院6个(市级2个,县级4个);综合医院精神科13个。精神障碍预防控制业务由精神障碍专科医院、卫计委或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某一科室承担,现杭州市级共有专职人员10名,各区、县(市)承担该业务工作专兼职工作人员共23人(其中专职16人)。市、县两级每10万人口共有专职精神卫生公卫人员0.3名。乡镇(街道)均配备了一名专(兼)职精防人员,负责辖区内精神障碍患者的管理工作。

  5、精神卫生工作投入情况。杭政办〔2003〕264号文件规定,市和各区、县(市)及街道、乡镇政府按照每人每年0.5元的标准安排社区精防经费。2007年3月开始实施的《杭州市精神卫生条例》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将精神卫生工作经费纳入每年财政预算,并逐年有所增长。

  二、主要工作

  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和推动下,我市精神卫生事业经过30多年的发展,逐步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特别是2007年我市颁布实施《杭州市精神卫生条例》以来,市政府坚持“预防为主”的方针,按照“预防、治疗和康复相结合”的原则,建立健全“政府主导、部门合作、多方参与”的工作机制,在组织建设、政策支持和财政保障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形成了社会化、开放式、综合性的精神障碍防治康复的“杭州模式”,培育了“家访医生”(即定期随访)、“工疗站”(即社会功能康复)和“救命线”(即24小时心理援助热线)等“杭州模式”的经验范本,较好地保障了全市精神卫生工作的正常开展,对预防和医治精神障碍、促进公民心理健康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完善管理体制。市政府把精神卫生工作纳入政府公共卫生目标考核内容,成立了由分管副市长任组长、分管秘书长和卫计委主任任副组长、各相关职能单位负责人为成员的精神卫生工作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主要负责领导和协调全市精神卫生工作。同时,各区、县(市)成立了精神卫生工作领导小组及办公室,各街道(乡镇)设有专(兼)职社区精防人员,精神卫生工作实现了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目前杭州市的社区精神卫生工作已经达到了100%全覆盖。

  强化制度支撑。一是探索立法规范。2007年3月1日,我市先于国家立法,正式颁布实施了《杭州市精神卫生条例》,开启了立法保障精神卫生工作有序开展的有益尝试。二是完善保障政策。市政府先后出台了《杭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大困难群众医疗救助力度的意见》、《杭州市基本医疗保障办法》等一系列文件,为精神卫生工作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政策保障。三是部门协同推进。近5年内,由各部门联手推出的与精神卫生工作相关的政策超过20件,如财政、民政等部门联合出台《杭州市关于持证贫困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有关医疗保障问题的通知》等等,有力地推动了精神卫生工作的正常开展。

  保障财政投入。市政府建立精神卫生工作经费保障机制,市本级每年保障基本工作经费160万元,各区(县、市)工作经费均按不低于每户籍人口0.5元标准拨付到位。全市精神障碍患者治疗经费,均已纳入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报销范围。2015年,市本级投入精神卫生事业经费10786万元,其中市安康医院4555万元、市七医院3812万元、市残疾人托管中心2269万元。同时,民政、残联等部门和有条件的区(县、市)也出台相关政策,为困难精神障碍患者提供经济补助。

  加强业务指导。一是坚持“以一级预防为主体、二级预防为依托、三级预防为基础”的原则,对基层精神卫生工作实行“业务以指导为主,管理以督查为主”的工作方式,完善医院治疗—社区康复的全程管理模式;二是制定《杭州市重性精神疾病管理治疗工作规范》等操作手册,规范社区精神卫生服务;三是各街道(乡镇)均配备专(兼)职医务人员或专业家访医生,开展调查摸底、建档立卡、定期家访,负责辖区内精神病人的管理、治疗和康复效果评价。

  创新工作机制。一是探索精神卫生管理新模式,实施以“五统一,一对接”(统一组织架构、统一人员配备、统一专业培训、统一精卫标识、统一宣传资料,专科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实施双向转诊对接)为主要内容的精神卫生管理改革;二是引进药物自我监控技能训练、症状自我监控技能训练和回归社会技能训练等三大先进的精神康复训练模式及会所模式;三是拓展心理咨询服务新领域,组建信访心理咨询师顾问团,开展心理卫生“六进”(进学校、进社区、进企业、进机关、进军营、进农村)活动,实施“一校一医”制度等;四是成立“杭州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和“杭州市红十字心理救援队”,建立心理危机干预“杭州模式”。

  注重宣传普及。借助“健康城市”建设的大平台,通过健康知识大讲堂、心理卫生知识“六进”活动、定期大型咨询服务等,开展以《杭州市精神卫生条例》和精神卫生知识为重点的宣传培训;通过新闻媒体宣传和系列讲座、专题竞赛、展览、广场咨询宣传、免费发放专题刊物等形式,积极开展精神卫生知识普及工作,提高广大群众自我保健能力;组织开展精神疾病康复者文娱汇演、工疗产品义卖、开放日等活动,提高社会对精神卫生的重视与关注。

  三、问题困难

  我市的精神卫生工作虽然起步早,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与人民群众日益丰富、多元、个性化的精神卫生服务需求相比仍不相适应,与国内一些先进城市相比还有差距。通过调研发现,我市精神卫生工作还存在以下一些问题和困难。

  1、基础设施建设滞后

  一是市本级专科医院建设“历史欠账”较多。按照国务院发布的《精神卫生专业机构建设指导意见》,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作为三级甲等精神专科医院,核定床位800张,相应建筑面积应在5.2万平方米以上,但是目前占地3.9万平方米、建筑面积仅为2.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远未达到建设指导意见的标准,也不及我省湖州市、宁波市、绍兴市等专科医院。虽然目前实际已超额开放床位达950张,但这种状况远不能满足社会需求,也达不到“应收尽收”的目标。

     

     积(万平方米)

  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

  3.9

  湖州市第三人民医院,

  7.6

  绍兴市第七人民医院:

  5

  宁波市康宁医院:

  6

  二是区、县(市)方面,精神专科医疗机构也普遍存在类似规模小、设施落后,诊疗环境差等现象。如建德市第四人民医院,在精神病高发时期,原本设计标准120张床位的医院,硬是通过改造仓库、走廊等辅助用房和设施,实际开放床位每天都在200张以上,最多达到210张之多,从而导致患者住院环境恶劣。

  三是康复机构方面,城乡发展不平衡。目前,全市建有工疗站105家(其中主城区和萧山、余杭共71家,其余34家在富阳和四县市,通过等级评审的有72家),入托精神障碍患者3000余人,其中主城区1600余人。主城区工疗站建设已经全覆盖,但农村地区建设滞后,有的虽然建了工疗站,却缺少有效的管理,工疗员很少,有的县(桐庐县)甚至空白。

  2、财政投入仍显不足

  一是精神卫生经费投入标准滞后。目前,全市精神卫生工作经费的拨付依据还是市政府《关于工疗站扶持政策有关问题的专题会议纪要》(杭府纪要〔2002〕53号)中的规定,市、区、县(市)两级财政每年按户籍人口人均0.5元的标准拨付,主要用于临时聘用人员工资、各类会议培训、信息化管理、重性精神障碍患者疗效评价等。10多年来,精神卫生工作要求提高,工作强度增加,服务基数(现按常住人口服务)扩大,但工作经费因国家无具体投入标准而基本仍未增加。杭州市本级经费近5年无增长,每年160万,人均只有0.2元。北京、上海、宁波等地都已达2元/人。各区、县(市)除少部分通过设立专项经费增加投入外,大部分都没有增拨专项经费。

  二是精神卫生从业人员待遇偏低。与市属其他一些综合医院相比,精神卫生专科医院用药相对单一、大型检查和手术较少,医院“额外”创收不多,导致医护人员收入相对偏低。同时,精防人员与传染病防控人员一样属于有一定危险的公共卫生岗位,医护人员长期面对一些心理障碍患者,心情压抑得不到放松,工作环境艰苦,但却没有相应的岗位津贴。据第七人民医院统计,今年1-6月,各精神科病房共发生工作人员伤害55人次,主要包括被抓伤、咬伤、打巴掌等情况,去年曾经发生患者撕去护理人员头发的恶性伤人事件。为保护受害医护人员,医院设立了“委屈奖”,但也只有50元和100元两个档次,连受害人的人身伤害都难以补偿,更别说精神伤害了。据了解,自中央八项规定实施以后,一些福利相应减少,医护人员的疗休养政策也同机关事业单位并轨,医护人员呼吁针对精神卫生行业的特殊性,有针对性地安排疗休养假期。

  3、队伍建设亟待加强

  一是专科医院编制紧缺。按照《浙江省省属医疗机构编制标准指导意见》(浙编办发〔2013〕36号)规定,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应当有工作人员913名,但现仅有工作人员578名(编制内443位,其他为租赁制人员),其中具有精神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的仅有118人,负责全院的所有门诊及病房的医疗工作。目前,市七医院年门诊量为26.64万人次,按照全年门诊无休日计算,一年门诊工作日365天,一天的门诊量730人次,实际平均每天门诊医生14人,人均日门诊量为52人次,门诊工作量明显偏大。护理人员不仅工作量大,而且危险性极高。现有护理人员252人,医院常年住院病人保持在920人/天,年出院11860人次。一般情况下夜晚值班,一名女护理人员要看护约70多名精神障碍患者,护理人员精神压力较大。

  二是精防网络力量薄弱。突出表现在:精神卫生管理指导机构编制紧张或无编制,专职精防人员不专。如市本级和各(县、市)精神卫生组织协调管理机构,只有余杭区有2个正式编制(实际配备1名),其余均无正式编制。在机构的设置上,有的设置在专科医院(如市本级、萧山区和五县市),有的设置在疾控中心或社区管理中心或精神卫生中心(如老城区),但均无固定人员编制,工作人员由挂靠单位自行解决,或从基层单位借调,人数普遍偏少,且兼职较多,导致组织协调和业务指导力度欠缺。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精防人员则绝大部分都是兼职,导致社区随访不及时、不到位、康复措施落实困难。

  三是专业人员面临青黄不接的严峻形势。一方面,从事精神卫生工作危险性较大、待遇偏低、工作条件艰苦,导致精神卫生行业难以有效地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直接影响了队伍的稳定性和精神卫生事业的长远发展。另一方面,现有的精神卫生工作人员由于工作紧张、压力大,难以有充分的时间进行充电、培训,业务素质亟待提高。特别是在社区,由于精神专科医生缺乏、精防人员流动性大、兼职多项工作等多种原因,社区随访工作中存在缺乏沟通技巧、精神健康与社区随访管理知识欠缺、应急处置能力不强等问题,随访工作缺乏专业性。

  4、社会“共治”局面尚未形成

  我国精神卫生法第六条规定,精神卫生工作实行政府组织领导、部门各负其责、家庭和单位尽力尽责、全社会共同参与的综合管理机制,但目前这种机制还远未形成。

  一是部门之间缺乏整合协调。这突出表现在精神卫生资源信息不对称。目前,公安、卫生、残联等多个部门都有精神障碍患者的有关信息,但这些信息又往往不一致,如卫生系统和残联在残疾精神障碍患者的信息方面不一致。另外,对于无监护人或监护人监护不力的精神障碍患者还存在监护盲区。

  二是重性精神障碍患者管理薄弱。重性精神障碍患者日常管理包括发现、登记、报告、治疗、康复等多个环节,涉及到从患者、社区、政府部门、医疗机构等多个层面,但目前这类患者管理却比较薄弱。如我市六大类重性精神障碍患者30810人,检出率4.3‰。但相关文献支持重性精神障碍发病率为1%,可见大部分重性精神障碍患者还没有纳入日常管理。造成管理疏漏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患者不愿告知、精神卫生法强调的知情自愿原则导致工作比较难以开展等,但主要原因还是现有医疗机构服务能力不足、政府部门管理衔接不到位所致。

  三是社会公众参与不够。由于种种原因,精神卫生工作在医疗卫生行业明显处于弱势地位,精神卫生从业人员的社会地位不高,社会上还大量存在着对精神障碍患者的偏见和歧视现象。如有一部分重性精神障碍患者长期处于发病状态,政府虽然解决了住院治疗费用,但部分家庭不愿承担或推卸陪护责任,导致这部分患者康复困难。另外,社会对精神卫生的知晓度不高,公众对焦虑症、抑郁症等一些常见精神障碍和心理行为问题认知率低,讳疾忌医多,科学就诊少,社会力量参与精神卫生事业明显不足。

  5、《杭州市精神卫生条例》已滞后于国家立法

  2007年3月1日,我市先于国家立法,颁布实施了《杭州市精神卫生条例》。条例实施以来,杭州市的精神卫生网络体系日趋完善、经费保障及救助机制日益健全、康复服务机构逐步完善、危机干预工作成效明显、管理服务实现信息化,这对于保护精神障碍患者的合法权益、促进公民心理健康、增强全社会的精神卫生意识,都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较好地发挥了立法的引领和推动功能。2013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实施,它从心理健康促进和精神障碍预防、精神障碍的诊断和治疗、精神障碍的康复、保障措施等四个方面对精神(心理)卫生服务进行了规范。从整体上看,《杭州市精神卫生条例》与国家大法虽然在基本原则和宏观政策上是一致的,具有一定的预判性和超前性,几乎涵盖了国家法的各方面,甚至在体系建设和心理健康促进工作方面比国家法的要求更全面。但是,与国家法相比,我市条例在立法理念和一些具体的立法制度设计(如精神卫生工作机制、精神障碍患者权益保护、心理健康机构监管等方面)、立法技术运用上,还需进一步改进。

  四、对策建议

  为进一步加强我市精神卫生工作,推动我市精神卫生事业健康发展,调研组提出如下建议:

  1、加强政府领导,完善管理机制

  我国精神卫生法第七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领导精神卫生工作,将其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建设和完善精神障碍的预防、治疗和康复服务体系。建立健全精神卫生工作协调机制和工作责任制,对有关部门承担的精神卫生工作进行考核、监督。第六十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会同有关部门依据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的要求,制定精神卫生工作规划并组织实施。

  要认真贯彻落实精神卫生法和国家有关法规政策。要结合杭州市“十三五规划”的谋划,把精神卫生工作,特别是精神卫生专业医疗机构的建设,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要按照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要求,综合考虑精神卫生工作的管理体制、财政投入、硬件建设、专业人才培养、患者救治救助、专业机构运行、社会参与等内容,制订出台我市精神卫生工作的具体实施意见,推动精神卫生事业持续、健康、稳定发展。

  要完善部门配合联动机制。进一步理顺精卫办管理体制,建立综治、公安、卫生计生、财政、人力社保、残联等多部门的协调机制。当前重点是要发挥杭州市精神卫生工作领导小组的作用,认真落实部门联席会议制度,定期召开联席会议,及时研究解决精神卫生工作中的问题和困难,共同推进精神卫生工作。

  要加强精神卫生工作宣传。通过多种形式普及精神卫生知识,积极营造理解、接纳、关爱精神障碍患者的社会氛围,提高全社会对精神卫生重要性的认识,促进公众心理健康,推动社会和谐发展。

  2、明确政府责任,加大财政投入

  我国精神卫生法第六十二条要求各级人民政府根据精神卫生工作需要,加大财政投入力度,保障精神卫生工作所需经费,将精神卫生工作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要按照精神卫生法的要求,进一步加大财政投入,强化公共财政对精神卫生工作的保障机制。

  一是支持市本级精神卫生专科医院建设。把精神卫生专科医院的建设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充分考虑我市精神卫生工作的现状和市第七人民医院的合理需求,结合实际,支持市七医院原地改造,满足急性精神病人收治;同时积极创造条件,异地建立分院,改善现有的治疗、住院和康复环境。

  二是合理布局区、县(市)精神卫生专科医院。根据服务半径、服务能力,以及群众的实际需求等因素,合理规划布局县级精神卫生专科医院,在余杭区、淳安县等区县加强精神卫生专科医院建设,完善省、市、县三级精神卫生专科医院布局。

  三是推进精卫机构城乡均衡发展。“十三五”期间,各城区都要培育1家具有精神障碍专科诊治能力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各县(市)要重点推进精神障碍社区康复机构建设,特别是桐庐县等目前尚无工疗站的地区,要尽快消除空白点。加强对现有康复机构的规范化管理,推动工疗站的健康发展。

  四是增加精神卫生工作投入。全面落实精神卫生法的要求,进一步加大财政投入力度,根据我市经济发展水平和财政可承受能力,调整提高现有各级财政工作经费标准,建立精神卫生工作长效投入机制,确保无主精神障碍患者免费治疗、心理危机干预及心理热线等专项经费的投入,强化公共财政对精神卫生工作的保障。

  五是加强对精神卫生从业人员的关爱和保护。根据精神卫生法的有关规定,建立精神卫生从业人员专业岗位补助制度,给予医疗机构、康复机构中直接与精神障碍患者接触的相关岗位工作人员补助,切实加强对精神卫生工作人员的职业保护。正视精神卫生从业人员的心理问题,对精神卫生从业人员实施倾斜性疗休养政策,保障精神卫生从业人员的合理诉求,稳定精神卫生专业队伍。

  六是加大对精神障碍患者及其他相关人员的救治救助力度。对重性精神障碍患者,残联、民政等部门要加大保障力度,落实残疾证和低保政策,人社部门要加大医保支付比例,逐步提升精神障碍患者医疗费用保障和困难重性精神障碍患者医疗救助水平,做到“应保尽保、应管尽管”;卫计、民政、残联等部门要加大硬件设施投入,降低门槛,对重性精神障碍患者做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关注精神障碍患者的隐私保护及其家庭陪护人员的“隐性”失业问题,完善相关政策,减轻精神障碍患者及其家庭的心理压力和经济负担。

  3、重视队伍建设,推动持久发展

  按照区域内人口数及承担的精神卫生防治任务配置公共卫生人员,建立健全精神卫生专业队伍,合理配置精神科医师、护士、心理治疗师,探索并逐步推广康复师、社会工作师和志愿者参与精神卫生服务的工作模式。

  一是增加精神卫生工作人员数量。认真贯彻落实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规划(2015—2020年)中“每个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至少配备1名专职或兼职人员承担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服务管理任务”要求,采取特殊倾斜政策,增加市本级和区、县(市)精神卫生专科医院医护工作人员数量,加大引进和招聘精卫专业人才的力度; 配齐各街道(乡镇)精防专员,完善三级管理网络,在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配置人员,主要负责辖区内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的基础管理工作。

  二是加强精神卫生专业人才的培养。支持市属高等院校创造条件,开设精神卫生方面的相关专业,通过实施定向培养、委托培养等政策,加快精神医学专业人才的培养。针对社区精神卫生工作人员的不同类型,组织开展相应的精神卫生知识培训,如:新上岗精防人员理论学习与临床见习等岗前培训,非精神科执业医师的精神卫生知识培训,精神科医师的规范化治疗培训,社区精神卫生工作人员的精神障碍患者规范化管理治疗、个案管理、危险性度评估、社区康复技术及应急处置培训等,不断提高现有在岗人员的业务素质。

  三是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坚持市场化方向,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精神卫生工作,特别是在精神障碍的医疗服务和社区康复方面,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吸引和鼓励社会力量参与精神卫生工作,以解决精神卫生资源紧缺和人员不足的问题。

  4、完善地方立法,强化法制保障

  《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颁布实施已有两年多时间。《杭州市精神卫生条例》中一些与上位法不相适应的内容应加快予以修订,以维护法制的统一,并为我市的精神卫生工作提供法制保障。

  一是强化权益保护理念。要遵循精神卫生法所确立的诊、治、出实行自愿的原则,改变以往条例强调“监护人、患者所在单位、社区”主体优先地位、偏重医学治疗需求和社会秩序优先的理念,在非自愿住入院、非自愿住院治疗的标准、批准机构、复核机构、程序、监督审查机制及司法救济途径上与上位法接轨,切实尊重和保护患者的合法权益。

  二是强化财政保障理念。要体现精神卫生法所确立的精神卫生事业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原则,在精神卫生机构建设、公共财政保障、人才队伍建设、公益补偿等方面,进一步强化政府责任,健全财政保障机制。

  二是强化社会参与理念。要建立精神卫生法所确立的“家庭和单位尽力尽责”的精神卫生工作理念,完善综合管理机制,对现实中精神障碍患者监护人和亲属不履行监护职责、患者家庭歧视精神障碍患者等情况作出必要的限制性规定。

  四是强化执行立法理念。精神卫生法颁布实施后,地方立法的性质上已从创制性立法转变为执行性立法。因此,条例修订的重点应是把上位法所确立的理念、原则、要求等进行细化,使之更具有操作性。如精神卫生工作综合管理机制的建立、精神障碍患者和医护人员的权益保护、监护人和家庭的具体责任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