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人大工作>调查研究

快速城市化背景下传统村落的保护与承启

作者: 来源:城建环保工委 日期:2016-01-18

  当前,我国正处在一个快速城镇化的宏观语境当中。在此背景下,传统村落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冲击,各种问题和矛盾不断涌现,有的传统村落已经显性地丧失了其作为传统村落应有的外在特征和内在个性,甚至消失在了城市化的进程当中;有的传统村落虽然保留了传统风貌,但其人口构成、建筑样式、民俗文化也悄然发生了改变,事实上是一种“空壳”的传统村落,本质上是一种隐形的衰退。究其原因,传统村落正经历着二元分化的过程,部分传统村落毗邻城市,受灯下黑效应的影响,成为被遗忘的角落,青壮劳力外出打工,老人和儿童留守,致使人口结构巨变;原住民改善居住条件的强烈愿望缺乏引导,导致许多历史建筑失修甚至破坏;地方语言、传统工艺、节庆习俗逐步淡化,造成传统文化断层;而另一方面,部分传统村落被过度开发,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呈现出与传统村落格格不入的画面,林立的“假古董”建筑,趋同的商业业态,遍地的旅游纪念品,让传统村落变了味。

  诚然,传统村落的演进是大势所趋,是历史的规则,但城市和乡村作为人类居住环境两个不可或缺的互补面,也一直会共生下去。换言之,传统村落并不会因为城市化的冲击而消失,相反,它们承载着构建与城市生活互补的一种生活、文化体验的使命,因此,快速城市化背景下传统村落的保护与承启是一个当前亟需研究的课题。2013年,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注意保留村庄原始风貌,慎砍树、不填湖、少拆房,尽可能在原有村庄形态上改善居民生活条件;要传承文化,发展有历史记忆、地域特色、民族特点的美丽城镇。”可见,保护传统村落、传承历史文脉、建设美丽乡村已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城镇化工作的重点之一。为此,本文在实地调研富阳区文村、桐庐县徐畈村、荻浦村、石舍村、翙岗村、建德市新叶村和临安市河桥镇、杨溪村等具有代表性的传统村落基础上,结合我市传统村落实际,就快速城市化背景下传统村落的保护与承启提出一些想法和建议,期望更多的传统村落可以实现“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同时也为人大下一步立法进行一些调研和探索。

  一、传统村落保护和承启工作中的亮点

  (一)立规矩。大部分村落已经从无序的发展当中醒过来,开始正视传统村落的保护和承启,至少已经明确了对于传统村落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明确了禁止性的行为,部分村落还制定了村民公约,形成了基础的公众参与机制;部分村落引导住民做一些有益于传统村落复兴的事情,比方引导住民在修建房屋时考虑当地的传统特色,或者提供户型设计方案等等,如桐庐县的徐畈村就在村落新旧建筑的衔接上对村民进行引导,取得了显著成效;部分村落开始编制传统村落保护规划,对于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发展有了系统的考虑,如建德市新叶古镇,已编制了专门的保护规划,并开始考虑区域性传统村落群的保护规划。

  (二)兼富民。原住民日益提高的物质生活需求常常成为传统村落的保护和承启的对立面。调研中发现,凡是形势向好的传统村落,在工作中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保护村落与兼顾富民并重。通过引导当地住民开展一些旅游配套产业的经营活动,让老百姓从传统村落的保护当中获利,只有原住民的经济收入水平提高了,生活水平改善了,才能反过来更加支持和拥护传统村落的保护,从而形成良性循环,才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桐庐县荻浦村在这方面的做法颇具特色,不仅鼓励村民经营一些当地的土特产品,还利用废弃的牛栏、猪栏进行改造,办起了创意十足的牛栏咖啡等旅游产业,既实现了原建筑的再次利用,又营造了独特的乡土气息,不仅在保护和利用之间找到了结合点,也增加了当地村民的收入。

  (三)重创新。“千城一面”已经成为我国快速城镇化过程当中为人诟病的一面,同质化也已经成为当前传统村落保护和承启当中应当高度警惕和避免的现象。调研中,我们发现部分传统村落在避免同质化,提倡错位发展方面也有了考虑,比如,富阳区文村,邀请了中国美院王澍教授进行规划设计,希望走出一条因地制宜,除了全盘保护和大拆大建之外的乡村改造道路,老区通过立面改造,“插秧式”、“拔钉式”更新和综合整治梳理出原有的村落肌理,新区采用传统建筑风格与现代居住功能相结合的思路,新建了一批兼具现代设计和传统文化的村落建筑,与老区相互融合,目前文村改造已初见成效,不失为一种创新性的探索。同样,在软件方面也有创新,如桐庐县荻浦村在民宿方面引入了类似网上购物的事后评价机制,有效促进了民宿之间的良性竞争,提高了当地民宿的水平。

  (四)促整合。我市拥有丰富的传统村落资源,也有很多传统村落集中在一个区域内,比如,桐庐县的江南镇和建德市大慈岩镇,都拥有三个以上国家级传统村落。将同一片区内的传统村落系统考虑、统一规划、协同保护,显然比起每个村落各自为政在经济性、可行性上要强很多。建德市大慈岩镇已经在这方面有所突破,该镇拥有以新叶古村为核心的古村落群,聚合了深厚的耕读文化、宗教文化、荷文化和畲乡文化,可谓自然禀赋优异,地域文化特色鲜明。当地政府已经明确提出了全域旅游建设的思路,计划整体打造古村落保护群,这对于传统村落聚集区的保护和开发是一个良好的尝试。

  二、传统村落保护和承启中面临的主要矛盾

  (一)村落居住条件与现代生活需求的“两难”。传统村落的格局和建筑形式显然与现代交通和生活方式存在一定矛盾,而住民的物质需求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不断提高的,这就意味着在保护传统村落的过程中往往要牺牲一定的生活便利,两者之间的度亟需正确把握,只有处理好这对关系,才能实现传统村落的可持续发展。

  (二)规模改造与循序渐进的“两难”。以旧城改造的方式可以快速强力地推进传统村落的建设和保护,但是容易走入标准化建设的误区,导致村落特色消失,重蹈“千城一面”的覆辙;循序渐进的方式可以更好地保护历史文化遗存,但是周期长、见效慢,没有专业指导的情况下也缺乏操作性。

  (三)商业化和个性化的“两难”。商业化可以快速聚集人气和资本,成为推动传统村落发展的动力源泉,但是过度的商业化又会导致传统村落个性的丧失。相对的,保持传统村落的个性和特色是保护和传承文化的根本所在,但是过分地强调个性难免会影响村落的旅游开发等,使得村落的发展陷入僵局。

  (四)人口流动与文化传承的“两难”。传统村落往往经济基础薄弱,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青壮劳动力大部分选择外出打工,导致传统村落老龄化严重,部分区位较好的村落又入住了大量外来人口,致使原有的传统工艺、习俗等无法手口相传,逐渐消失,非物质文化的传承岌岌可危。

  三、传统村落保护与承启的建议

  (一)发展理念——“乡村复兴”

  建立政府主导、社会支持、百姓参与的传统村落保护承启机制,形成规划设计引领、村落区域整合、基础设施先行的传统村落开发利用模式,通过对建筑格局、文化产业、社会管理等方面的全面引导,探索渐进式的乡村更新模式,打通城乡要素双向流动的渠道,培育乡村在生态、文化等方面的比较优势,实现与城市互补、协同发展,最终走向乡村复兴。

  (二)保护原则——“三性三可”

  1、完整性:成立专门的机构,编制传统村落名录;古镇古村应单独编制保护规划,在保护规划中具体划定古镇古村的保护界线;保护范围内的建筑物、构筑物应当实行分类保护。2、原真性:建筑坚持修旧如旧,以存其真的原则;街道整修要保持原有尺度和断面;维护古镇村的传统街巷格局。3、独特性:修缮更新历史建筑,维持原有风貌,新建建筑必须与原有风貌、尺度相协调;保护镇村选址和生长的历史环境和自然环境,不得随意改变水系走向,不得随意破坏周边山体;对新建建筑的修建进行控制引导,减少对老建筑及现有传统面貌的建设性破坏。4、可利用:历史建筑提倡保护与利用并重,在保护历史价值的基础上挖掘使用价值;历史片区倡导小规模、渐进式的开发,平衡好保护和使用的关系;鼓励资本多元化投入,倡导政府、社会、居民共同开发和保护传统村落。5、可读性:保护传统风貌及传统文化,维护承载传统风貌和传统习俗的公共空间;在旅游体验和文化体验之间寻找平衡点,保障历史文脉的延续,尤其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6、可持续:固化传统村落开发与保护的基本原则和框架,保障传统村落可持续发展。

  (三)保护机制——“分类分层分群”

  1、分类保护:要根据传统村落的不同类型,制定因地制宜的保护方案,如自然山水类的就要重点保护独有的自然山水景观,古建格局类的就要重点保护核心建筑及村落格局,从源头上避免“千村一面”的情况。2、分层保护:要根据传统村落不同的社会经济条件进行分层级的管理:第一层次为限制性保护,针对一些发展水平较低的传统村落,即当地还不具备有机更新的社会经济条件,若放任发展会导致传统村落的破坏。对于这类村落,建议以设置禁止性条款为主,明确需保护的历史建筑、自然景观和街巷格局,禁止不恰当的开发和利用,以维持原貌为主。第二层次为保护性开发,针对一些已经开始着手传统村落保护和承启的地区,且具备一定的经济实力和技术指导。对于这类村落,建议以设置引导性条款为主,发掘和整理当地的建筑、社会、文化的特征符号或要素,并在传统村落的建设和发展中加以应用,实现延续性的发展。第三层次为综合性开发,针对一些保护方面已经取得一定成果的传统村落,且已经初步把握了自己的地域文化脉络,居民生活也已在村落条件和生活需求间达到基本平衡的村落。对于这类村落,建议可以借助社会资源和市场机制进行一定的商业开发,旨在让老百姓在传统村落的保护和承启当中得到实惠,让他们自觉地参与到保护工作当中来,形成传统村落向前发展的内生动力,实现传统村落的可持续发展。第四层次为文脉承启,针对已经走上可持续发展道路的传统村落,其经济基础不断夯实,居民生活逐渐富裕,地域文化日益彰显。对于这类村落,建议可以将重点转移到社会文化的发掘、整理和弘扬上来,凸显出传统村落在生态、文化等方面的比较优势,实现传统村落的全面复兴。3、分群保护:要统筹区域性的传统村落资源,构建传统村落的群落式“生态系统”。一方面,通过基础设施的先行建设和公共设施的相对集中,引导传统村落的居住功能向区域性的中心镇(村)有机有序集中,以满足传统村落居民对改善生活条件的迫切需求。另一方面,对传统村落进行渐进式的保护和开发,由于中心镇(村)有效分担了居住功能,传统村落就有更大的余地突出休闲、旅游、文化等其他功能,形成传统村落环绕中心镇(村),交通便利、功能互补、生态(农作物、水系、山系等)隔离的“田园村镇”区域格局,实现区域性的错位发展。

  (四)保护要点——“由点及面,由物质及文化”

  1、古建筑的涅磐——使用价值的更新。对于传统村落中的古建筑,闲置与隔离终究是使其脱离了村落母体,于文化传承的目标相左。所以,要倡导古建筑的涅磐精神,在保护上应以建筑本身的使用价值为导向,更新其内在设备、完善其使用功能、使之适应新时期的生活需求。有两点需要特别注意:一是对于古建筑群的修复工作,必须谨慎为之,要严格遵守《威尼斯宪章》提出的原则,不可进行任何的主观臆测,尽可能保证修复后的原真性;二是对于还在使用中的一些历史建筑群、历史街道,要秉承“护外修内”的保护态度,更新内部设施,同时保证外部景观上的历史真实,强调文化感受的不变性。关于第二点,一些规划专家和学者已经展开了初步尝试。例如:阮仪三先生在乌镇的规划中提出“整旧如故,以存其真”的方案;夏青认为对于历史建筑文化遗产,应本着“先保护保存、后更新改造”的原则。从操作层面分析,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历史街道的更新。应使用原来的材质,保持原真性。现代管道、线路的设置,采取“隐形”的方式,在地下铺设;二是历史建筑的更新。同样要尽可能使用原有材料,按照原来的结构特征,尤其要注意更新修复后有可能出现的外观色泽差异,例如墙面、门窗、檐瓦等等。利用先进的技术手段,进行一些“去新化”处理,使建筑在重新获得生命力的同时,保持着时间留下的痕迹。三是内部设施的更新。在尊重使用者需求和习惯的基础上,在不破坏建筑传统特色和基本结构的前提下,提高其实用价值,增加与现代社会相适应的电器、用具等,保证环境的舒适。三者结合,共同促进古建筑在使用中涅磐新生。

  2、拆去包围之墙——村落文脉的修复。任何历史建筑都是和周边的环境一起和谐地组成了整个传统村落的肌理、表现着整个传统村落的文脉的。如果为了所谓的“保护”而将历史建筑与周边环境用围墙粗暴隔离,就是把原来“经脉”的构成部分硬生生剥开去,村落文化的“血液”自然也就无法畅通地流淌全身了。要解决这种困境,就必须根据传统村落本身文化的特性,倡导点、线、面三者相结合的网状保护规划梳理村落肌理,延续村落文脉。从传统村落总体格局构成上分析,点主要是指那些能够控制和影响村落空间组织的文物古迹形成的节点,如古树、古塔、古桥、祠堂等;线主要是指那些构成村落格局的线状要素,主要指沿山边界、自然水系、古街道等,如临安市河桥镇沿蒲溪古街;面主要是指那些对村落总体格局影响较大的面状的历史文化遗存,如建德市新叶村古建筑群等。点的保护首先是重视单体,但不能简单冻结;线的保护要培养场景,如有必要,还可以对其进行必要的整合与再构,指出需要修整、连接、复建的地段和需要拆除的新建筑等,使传统村落的地标、轴线、边界等要素凸显出来;面的保护则要确立保护范围,突显其边缘性特征,并相应制定周边土地如何利用的问题。同时,点是具体而零碎的存在,面虽然范围较大,但也不具备整体的延伸性,两者只有通过线的串联,才能构成“网状”的保护结构,系统并完整地修复整个传统村落的文脉。

  3、打破文化断层——村落个性的承启。客观存在的物质遗产,通过相关政策法律的设立以及先进的技术手段可以很好地保留着。但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却常常由于主观上的忽视以及操作上的困难更加容易断裂消逝。风俗、方言、地方艺术、地方小吃等等,都是传统村落在千百年的积累中形成的,是极其珍贵的文化符号。曾经隆重、神圣的各种祭祀礼仪在很多村落都简化、甚至消失了。如建德市新叶古镇的农历三月三祭祀活动,尽管还在延续,但其原真性在旅游文化的冲击下已经发生了改变,若不引起重视,也有可能埋入历史的长河。方言同样,随着传统村落人口流动性加强以及外来人口增加,纯正的方言已经很少,再加上现在沟通基本用标准普通话,所以,方言这个文化的“活化石”也是岌岌可危。针对这些现状,在传统村落的保护中必须重视非物质文化的内容,为非物质类的历史文化遗产提供生存与展示的舞台。比如,可以设置集中性的民俗文化展示。由于社会发展的客观性,很多原来村落的风俗习惯都已经很少在现实生活中真正运用了。但这并不等于遗忘,对于已经成为“活古董”的软性遗产,可以在村落中划定一些民俗文化体验(教育)点,吸引原住民中的青少年体验、学习。一来形成一种连续性的传统文化教育;二来巩固村落文化个性。还可以在旅游规划中划定民俗文化展示区,通过系列主题展示活动,将其呈现游客面前,但要以保证民俗文化的原真性和避免过度商业化为原则。此外,在当地中小学选修课中增设“地方掌故”也是一种思路。传统文化的流失主要是由于在一代一代的传承中,出现了断层。而课堂的讲授无疑是弥合这个断层非常有效的方法。开设“地方掌故”之类的课程,可以使传统村落未来的主人培育一种厚实的乡土观念,从本土文化中汲取精华,促进自身与村落的和谐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