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人大工作>调查研究

“三位一体”+“网格化管理”临安市推进行业工资集体协商的探索与启示

作者: 来源:临安市人大常委会 日期:2014-11-28

  近年来,临安市总工会积极争取市委市政府的重视支持,在节能灯、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精密元器件、印制电路板、复合装饰材料、坚果炒货、餐饮等八大行业中推进行业工资集体协商,着力提升工资集体协商的覆盖面和实际成效,逐步形成了“三位一体”行业协商、“网格化管理”实现普遍协商的工作格局。截止目前,全市共签订集体合同、工资协议2445份,覆盖企业5375家,惠及职工219850人,有力地促进了企业和谐稳定发展,实现了企业和职工“双维护”、“双促进”,提高了工会的凝聚力、号召力和战斗力。

  一、在实践中推进,始终坚持行业协商的发展方向

  县域经济中,小微企业占多数,产品相同或相近的小微企业集聚,形成了具有行业特色的区域经济。这些特色行业体现了劳动力的集聚点、行业成本的最低点和行业开发的最前沿。抓住具有最大公约数的特色行业开展工资协商,对于促进行业健康稳定发展往往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行业协商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之上,由劳资双方就各自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用协商的方式达成一致意见,用最小的社会代价实现最大的社会效益,在促进企业发展,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作用。坚持行业协商对劳动者来说,能够克服体制内企业工会组织在劳动法律关系中处于弱势一方的不利地位,增强话语权,提高自身待遇;对企业经营者来说,能够促使行业内企业劳动者提高技能,稳定队伍,避免无序竞争,从而实现技术创新,为企业创造出更多的经济效益;对政府来说,有利于构建和谐的劳动关系,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要始终坚持行业协商的发展方向,当前必须妥善处理好三大认识问题:

  一是中国特色工会发展道路与借鉴西方行业协商成功经验关系问题。中国特色工会发展道路的核心是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中国工会特色所在,必须坚定不移地始终坚守。西方国家行业工资协商的好做法和成功经验,是西方工会组织长期的劳资博弈中逐步积累的,摈弃对抗性的以损害社会公共资源作为代价的不理性做法,许多方面也是可以借鉴的,不会因借鉴汲取西方行业协商好的做法而影响中国工会的性质。中国工会要走向世界,在国际工运舞台上发挥大国工会的应有作用,就必须突破认识上的误区。

  二是科学主动维权与行业工资协商的关系问题。职工维权的主线应该是劳动收入分配问题。行业工资集体协商突破了单个企业工资协商的“围墙”,使工会组织科学维权、主动维权找到了更大的平台,有利于从源头上解决职工的经济权益问题。因此,行业协商是科学主动维权的一种可行的、更高层级的职工维权手段。

  三是工会组织体制创新问题。要始终坚持行业协商的发展方向,必将涉及到工会组织体制的调整和创新。行业协商主体之一是行业工会联合会,行业工会组织突破了现有的镇街总工会的管辖范围,形成了一个跨地区的越过地方总工会管辖的新型工会体系。要适应行业协商,必须要强化行业工会的领导,适度的人力、物力、财力的倾斜,条件成熟时可在地方总工会内设“行业工资协商部”或“行业工会处”,以满足行业协商的工作需要。

  二、在实践中探索,不断完善行业协商的主体功能

  行业工资集体协商,离不开协商主体的真实意见表达以及达成协商成果后的双方相互遵守。在实践中,协商主体的建设和协商主体功能发挥显得十分重要。

  首先是行业协商主体的建设,加强行业协会和行业工会的对等组织建设。从实践情况看,二个协商主体建设中,行业协会缺失情况比较严重。要通过立法建制和行政许可等多种形式,各级政府部门要大力推进行业协会的组建工作,借助行业协会组建的推进,政府充分授权,有效实现政府职能的快速转变。组建后的行业协会要加强组织机构和工作制度建设,明确社团法人地位,承担民事法律责任。与之相适应,各级地方总工会要高度重视行业工会的建设,选聘和选拔专业人士加强行业工会的力量,通过各类培训和实践磨炼,提高行业工会工作者的职业意识和专业水平,充分发挥工会组织在行业工资协商中的组织优势和专业人才优势。鉴于绝大多数县级行业工会没有上级行业工会的实际,要积极探索和规划县级以上行业工会的业务对接问题。突出以省为单位规划组建行业工会或产业工会的网络体系,在省、地市行业工会的指导下,着力开展好县域行业的工资协商工作,并逐步推进和放大,形成地市和省一级的行业工资协商工作体系。把行业工资协商与新型产业工会体系的组建和创新有机结合起来。

  其次,要充分发挥行业协商主体的功能。协商主体功能的有效发挥应建立在健全的制度建设上。行业协会和行业工会具有共性的工作制度应该包括:行业企业信息采集和透明制度;行业工序工价的测算制度;行业工资协商的程序性规定;协商主体双方代表的产生程序规定;行业协会和行业工会的工作交流制度;协商一致的决议文本报批备案制度以及行业内执行的监督检查制度等等。行业协会要带头严格执行国家政策和法律,遵守本行业发展的总体规划,尊重本行业职工代表的合理诉求,监督所属企业认真履行行业工资集体协商的协议文本,有责任推进行业内企业劳动关系的规范、合理、和谐。行业工会要积极引导企业职工爱岗敬业,理性诉求,按照本行业政策和市场变化及企业营利水平,及时提出调整工价或工资水平的协商要约,代表行业内职工逐步建立公正合理、公开透明的工资分配制度,有责任推进职工与企业的利益共同体建设。

  三、在实践中思考,努力推动有利于行业协商的法制环境

  “三位一体”行业协商,即在开展行业工资集体协商工作中,坚持行业工会联合会、行业职工代表大会与行业工资集体协商互相依托、相互作用、整体推进的工作模式,强调以程序的合法性、合理性促进公平正义。

  以行业工资集体协商为工作突破口,推动行业工会联合会的组建并发挥作用,集中体现行业内劳动者一方意志,使之在行业工资集体协商过程中具有广泛代表性,突出协商双方中代表职工利益方的主体地位;通过行业职工代表大会作用的发挥,行使职工代表大会的法定职权,使行业工资集体协商的过程更民主,协商内容更全面,更能体现职工利益表达,达到全行业职工知晓、参与、监督和受惠的效果;通过行业工资集体协商这一程序,固化协商成果,用公开、透明、合法的程序促进结果的公平正义,达到双方都能接受并自觉遵守的效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本质上是法制经济,社会各种矛盾的最终解决,离不开法律的调整。目前我国对于劳动关系的法律规定尚不完备,主要表现在法律层次低,绝大多数都只是国务院的行政法规,甚至很多还只是劳动行政部门的部门规章;劳动法律关系相关规定的内容滞后,很多关于劳动保护的规定制定于建国之初,受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影响,部分规定仅在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适用;部分规定修改频繁,仍在实际操作中原则较多,刚性较少。法制环境的滞后性严重阻碍了行业协商的效力和效率。

  形成有利于行业协商的法制环境,至少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加快劳动关系基本法系的立法和现有法律完善的进程。在我国倡导协商民主的大环境下,工会系统的各级人大代表、各级政协的工会界委员以及社会有识人士,要积极呼吁全国人大及时制定出台《工资支付法》、《工资集体协商法》、《集体合同法》等法律,形成较为完善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劳动关系基本法体系,为依法协商和发展和谐劳动关系,维护广大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和社会的和谐稳定,奠定较为完备的法律基础。同时,要进一步完善《工会法》、《劳动法》和《民法通则》等有关法律,增强刚性成分,进一步明确行业集体协商的主体及其代表的经济权益和社会地位,明确协商后的工资专项集体协议具有强制性和约束性,对不实行工资集体协商的企业或拒不执行行业协商决议的企业,要采取刚性手段。要体现国家对劳动法制的硬约束和对劳动的尊重以及劳动权益的维护,努力把行业工资集体协商机制建设纳入法制的轨道。

  二是加快形成有利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司法体系。各级检察机关要积极探索民商事的公诉领域,把群体性的劳动工资案件纳入公诉范围,增强社会威慑力。各级法院要认真研究集体劳动争议仲裁和法院审判的效率,探索建立集体劳动争议案件审理和处置的“绿色通道”,判决生效案件的“执行绿色通道”,提高企业劳动案件的违法成本,降低职工依法维权的制度成本。政府职能部门要加强劳动用工和企业诚信情况的审查,把企业工资集体协商的行为列入企业诚信档案,作为评价企业经营活动和推优评先的先决条件。各级工会组织要积极发挥社会舆论监督作用,对损害职工利益的行为要予以爆光,对无视职工权益的行为实行“零容忍”,积极配合司法机关完善集体争议案件的诉讼途径和执行力。

  三是形成依法行政的强大社会舆论环境。依法行政是各级政府履职的必然趋势和终极目标。在这个过程中,强大的社会舆论监督,对于打造“法制政府”、“透明政府”、“有限政府”和为民政府十分必要。各级人大要切实加强对劳动法律的执法检查和视察调研,对企业违法行为及时监督,各级政府应予以纠正和处置,营造良好的社会法制环境和社会舆论环境。各新闻媒体要准确把握好社会民意舆论的主导权,及时反映民意,及时加强对政府的舆论监督,倡导劳动者理性表达合理诉求。各级党委政府要自觉接受各方监督,加强对企业主的教育,自觉依法行政,履行公共服务的职能。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推行各种形式的工资集体协商,建立互利共赢的新型劳动关系,作为政府工作的价值取向。

  四、在实践中创新,积极争取政府主导的考核推进机制的形成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工会性质,决定了各级工会不赞成用罢工作为制衡劳资双方利益的手段。因此,各级政府实际上被推演到劳动关系矛盾对立时的实际调停人地位。在工作实践中,县级行业工资集体协商工作,往往是各级工会在主推,形成了“政府认可、工会主推、部门配合、企业与职工参与”的工作格局,政府的责任主体往往显示不出来。在工会主推的过程中,碰到不愿配合的行业或较为强硬的企业主,工会的主推力就进入“悬崖”状态。

  我国的基本国情和制度性质,决定了各级政府是行业工资集体协商的责任主体。各级政府要把有效推进各种形式的工资集体协商,发展互利共赢的新型劳动关系,作为政府的任期目标和执政为民的重要举措。要进一步加强劳动关系三方(4家)协调会议制度,明确把行业工资协商纳入三方(4家)协调会议内容,加强协商管理制度和平台建设,着重对工资集体协商机制的常态管理和定期检查。要进一步加大对企业社会诚信情况和劳动用工制度的督促检查,形成政府主导的企业分配制度和工资增长宏观调控体系,并借助政府公信力和专家学者的建议,指导帮助行业协会确定行业工资指导线和行业工价水平,确保行业内各类企业合理又富弹性的工资增长幅度,与消费指数、物价指数相匹配。各级政府要鼓励支持行业工会主动依法科学地维护职工合法权益,安排专项经费支持工会培植主体,培训人员,主动要约开展工资集体协商,定期检查工资协商协议的落实和协商结果普惠性。各级政府要把下级政府开展行业性和区域性工资协商的情况纳入年度工作考核目标体系,年初有布置,年中有检查,年终有考核,并将考核的结果公开,用考核制度来推进行业协商工作的有效执行。从而体现一级抓一级,有效抓落实,真正使企业职工工资实现“市场机制调节,企业自主分配,职工民主参与,政府监控指导”的目标。使行业工资集体协商形成“党委领导、政府负责、工会主推、部门协同、职工参与”的新的工作格局,形成政府行动力和工会推动力的“两轮驱动”新局面。与此同时,各级政府可探索利用税收优惠和财政奖励等多种激励措施,采用“推优评先”以及“二代表一委员”的初始推荐的荣誉待遇,引导企业加强社会责任建设,提升企业的道德自律功能。

  五、在实践中完善,持续加强集体协商专业队伍建设

  “网格化管理”实现普遍协商,即通过工资集体协商目标任务分解,发挥镇街总工会作用,实现网格化管理,按照“网中有格,格中定人,分类管理,无缝覆盖”的原则,以一个镇街或者几个镇街为基准,划分若干单位网格,对单元格内企业开展工资集体协商工作进行信息统计、分类管理、定人推进,实现工资协商工作全覆盖。

  行业工资集体协商是一项政策性、法律性、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具有一定的持续性和反复性。“三位一体”行业协商、“网格化管理”实现普遍协商,要求集体协商代表必须了解政策,熟悉法律和财务知识,精通本行业的业务,善于协商,有较高的协商谈判能力。培养一批高素质的集体协商专业队伍不能一蹴而就,在工作实践中,需要持续加强集体协商专业队伍建设,要对现有的行业协商队伍通过培训加以提高,推动集体协商专业指导队伍向职业化方向发展,积极为行业工资协商员充分履职提供必要的条件。行业工资集体协商是一项利国利民的事业,要把工资集体协商员纳入全国认可的职称系列,提升工资协商员的社会地位、社会影响和经济待遇。